金川新聞

首頁 >> 新聞中心 >> 金川新聞 >> 正文

甘肅日報【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 百名記者走基層

2019-05-30

字體: A+ A-


3647.jpg

       見到金川集團退休老科技工作者劉安宇時,84歲的他正端坐在自家電腦前寫論文——《銅鎳精礦閃速熔煉的差別》。

1964年大學畢業后就到金川集團工作的劉安宇,是見證金川集團科技創新發展歷程的第一代科技工作者。老人說:“我參與了金川集團         從原始的鼓風爐到礦熱電爐,再到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鎳閃速爐、富氧頂吹熔煉和銅合成式熔煉爐建設的全過程,生產中的各項工藝都很熟悉,我要盡力把自己掌握的第一手資料總結提煉出來,供后來者參考。”

       悉數60年的發展史,老人感慨萬千:“金川集團的發展史,就是一部科技進步史。沒有科技創新,就沒有金川的現在;沒有科技創新,更不會有金川的未來。”

1 金川集團的發展史,就是一部科技進步史

       清晨,拾階登上金川國家礦山公園,記者被眼前300多米深的巨型露天礦坑深深震撼。這里,是金川集團挖出“第一桶金”的地方,也是我國鎳工業基地最早起步的地方。

       被譽為“金娃娃、聚寶盆”的金川鎳礦,是全球第三大硫化銅鎳礦床。這里,不僅鎳、銅、鈷儲量巨大,而且伴生鉑、鈀、鋨等近20種有價元素,礦床之大,礦體之集中,可供利用金屬之多,世界罕見。

       半個多世紀以來,圍繞開發利用這些稀有金屬,幾代金川人勵精圖治,付出了艱辛的努力。

       劉安宇回憶說:“金川鎳礦發現之前,中國一直被視為‘貧鎳國’,鎳成為我國唯一憑票供應的金屬產品。金川鎳礦建設之初,正趕上國家經濟發展困難時期,沒有技術,資金短缺。為此,金川公司從投資少、見效快的最原始的鼓風熔煉爐開始練兵,在極其艱難的條件下,打通了生產工藝流程,填補了我國鎳鈷工業的空白。”

       1964年9月,金川集團設計年產1200噸高冰鎳含鎳量和設計年產300噸電解鎳的第一條冶煉生產流程建成投產,當年生產出高冰鎳2041噸、電解鎳22.43噸,開啟了金川電解鎳生產的歷史。

       1978年,全國科學大會召開,金川被列為全國礦產資源綜合利用三大基地之一,并由此跨上了發展的快車道。

       此后,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的方毅,9年間8次親臨金川,組織全國50多家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建設單位的數百名專家、教授、學者同公司的科技人員一道,圍繞礦山建設、資源綜合利用、生產挖潛、環境保護等重大課題開展聯合攻關。

       上世紀90年代,在科技聯合攻關下,亞洲第一座、世界第五座鎳閃速爐建成,金川集團也成功躋身世界鎳冶煉先進企業之列,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的能夠在同一家工廠將多種有價元素分離提純的企業。

       “鎳精礦進入到閃速爐體,從顆粒到形成熔體,只需2.3秒。”曾參與鎳閃速爐建設的原閃速爐車間主任趙長江自豪地說,“鎳閃速爐等金川二期諸多重大項目建成投產,使金川走出一條科技含量高、經濟效益好、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人力資源優勢得到充分發揮       

       “目前,金川集團已建成世界上最先進的鎳閃速爐熔煉、富氧頂吹鎳熔煉、銅合成熔煉、礦熱電爐煉銅、銅自熱爐熔煉五大生產系統。冶煉廠擁有各類大型冶金爐窯38座(臺),這在全世界都是少有的,被稱為有色冶金企業的‘爐窯博物館’。”金川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王永前告訴記者,2018年,公司生產有色金屬及新材料產品近150萬噸,其中電解鎳已超過13萬噸,遠遠超出設計生產能力。


2 瞄準世界科技前沿,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


       “不做則已,做便要世界領先!”金川集團羰化冶金廠廠長肖冬明手指間捏著一顆小小的羰基鎳丸自豪地說:“我們20年干成了一件事,建成了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國內首條年產1萬噸羰基鎳生產線,進入了世界羰化冶金生產的先進行列,成為全球第一家同時擁有羰基鎳、羰基鐵兩條生產線的企業,羰基鎳、羰基鐵的產能雙雙位列世界第二。”

       像羰基鎳(鐵)這樣達到世界領先水平的自主創新核心技術成果,金川集團有10多項。繼1989年“金川科技聯合攻關與資源綜合利用”項目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后,公司連續多次問鼎國家科技進步一、二等獎。

       “金川集團的科技創新牽動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心。”王永前介紹說,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到蘭州金川科技園有限公司考察時指出,必須緊緊抓住科技創新這個核心和培養造就創新型人才這個關鍵,瞄準世界科技前沿領域,不斷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和競爭力。這讓公司廣大科技工作者倍感振奮,深受鼓舞。

        近年來,金川集團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瞄準世界科技前沿領域,依托“鎳鈷資源綜合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和“國家鎳鈷新材料工程技術中心”,實施了涉及采礦、選礦、鎳銅冶煉、貴金屬提取、新材料開發、“互聯網+”等領域的6個重大科技攻關項目,不斷提高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和競爭力,全力推進企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蘭州金川科技園可謂是金川集團的“科技前沿陣地”。科技園以“領產業之先和技術之先”為己任,著力實施“科技創新驅動、推進優勢產業發展”戰略,瞄準“再造一個科技型新金川”的宏偉目標,致力于鋰離子電池材料、貴金屬深加工、銀系列產品、高純金屬等領域的科技創新及產業化,大力發展新材料和新產業,成功打造了一套“研發—孵化—產業”一體化的發展模式,目前已成為中國有影響力的電池材料、高純金屬、貴金屬深加工、銀深加工生產商。

       依托金川集團資源和技術優勢,蘭州金川科技園還先后承接了國家02專項、“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中的4.1項目等國家重大科技攻關項目,相繼開發了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純鎳、高純銅、高純鈷等幾十種新產品,形成了四氧化三鈷制備系統集成技術、球形氫氧化亞鎳制備技術等一批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或國內領先水平的核心技術,進入有色金屬新材料及壓延加工、原料化工、羰基鎳和羰基鐵等新的業務領域,實現了高純金屬的規模化生產,并成功打入國際市場。

       黨的十八大后,“一帶一路”建設的強勁東風,為金川集團發展開辟了越來越廣闊的美好前景。利用科技創新取得的技術優勢,金川集團大膽“走出去”參與全球資源配置,主動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地區經濟體之間開展國際合作。

       從利用國內外兩個市場獲取資源,到主導開發經營國外礦產資源,金川集團以本部采選冶和精深加工基地、蘭州金川科技園有色金屬新材料研發和生產基地、廣西防城港外部原料加工基地、南部非洲及東南亞等資源保障基地為支撐點,控股或全資擁有了南非思威鉑礦、南非梅特瑞斯公司銅鈷礦等一批國外礦山,形成了資源全球配置、資產和業務全球分布的跨國經營格局。

       從河西走廊到北部灣海域,從青藏高原到黃浦江畔,從中國內陸到南亞群島,從亞洲腹地到非洲大陸,從絲路古道到海上絲綢之路,新時代,金川人的足跡遍布全球,金川資源開發、金川產品、金川技術、金川品牌活躍在世界各地。

       目前,年營業收入超過2000億元的金川集團,已成功躋身業務多元化、布局全球化的跨國經營集團,正向著有色金屬及新材料年產量過200萬噸、化工產品500萬噸、年營業收入達到2500億元的目標穩步邁進。


3 搭建創新平臺,迸發科技創新活力


       “一個科研項目,聚集國內18名院士共同參與研究,這對一個企業來說,需要很大的氣魄和膽識。”金川集團科技開發部副部長程少逸打開電腦中一張科技研討會資料圖不無感慨地說。

       2017年4月13日,在中國工程院化工、冶金與材料工程學部九屆十六次常委擴大會上,中南大學與金川集團公司共同承擔的中國工程院重大咨詢項目——“我國鎳銅鈷鉑族金屬資源開發與可持續發展戰略研究”項目通過結題驗收。

       讓業界人士稱道的是,此項目吸引國內18位知名院士參與研究,有國內100多位多學科多部門的一線專家、教授、企業工程技術人員和政府管理者參與課題研討。

       近年來,金川集團借國內英才之智,調整企業發展航向,邀請國內知名專家圍繞創新驅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傳統產業提升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課題進行研討,“把脈”企業科技創新工作,優化企業發展頂層設計,啟迪金川科技工作者用革命性、顛覆性的思維謀劃科技創新,為公司轉型升級、提質增效開闊了思路。

       目前,金川集團公司聯合東北大學、中南大學、南京大學、西北有色金屬研究院等知名高校、研究院所和企業,共同創建了鎳鈷資源綜合利用產學研創新技術聯盟,并與蘭州大學等15所高校建立了新型企校合作關系,與4所大學共建了聯合實驗室,與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組織、瑞典國家冶金研究院等世界著名科研組織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參與金川產學研攻關合作單位數量超過60個,在大學和研究院所聚集了一個相對固定并始終關注金川集團發展的高水平研究團隊。

       在地下300米的龍首礦西一采區,一個挨著一個的“六邊形礦道”猶如巨大的蜂巢,這是礦石開釆后尚未填充的通道。

       龍首礦主任高級工程師王永定介紹:“相較于傳統方形、斜面礦道,六邊形蜂巢結構的礦道更加穩固,安全性更高,這是幾代礦工從實踐中摸索出的經驗。”

       人人參與創新、時時都在創新、處處體現創新。

       2013年以來,金川集團設立了每年1000萬元的職工技術創新專項基金,用于表彰獎勵職工經濟技術創新成果,并不斷優化職工技術創新管理體系,構建“黨委領導、行政主導、工會搭臺、多方協同、全員參與”的職工技術創新工作格局,打造以職工技術協會為陣地、以創新工作室為引領、以團隊創新為依托、以全員創新為目標的“五創平臺”,為3.5萬名一線工人創新鋪設寬闊“跑道”。

       科研不設“門檻”,創新不看“出處”。良好的平臺,成就了一個個傳奇。在每個車間持續開展的“難題揭榜”“五小成果”“合理化建議”等形式多樣的群眾性創新創業活動,不僅成就了潘從明等一批“土專家”成為大國工匠、創新明星,還為企業創造了豐厚的價值。

       據統計,近3年來,金川集團孵化職工創新成果5196項,參與技術創新活動人數達2.63萬名,職工參與率達到了91%以上,創新成果創造經濟效益12.4億元。

       在科技創新的強力推動下,金川集團公司富有科技含量的有色金屬新材料產品銷售收入呈跳躍式攀升,在中國制造業500強的排名從第34位上升到第19位,成為全球同類企業中最具影響力的公司之一。

       思從高,行方遠。新時代,將創新文化根植于血脈和筋骨的金川人已開啟新征程。他們將以變革思維、創新實踐繼續開拓常青基業,走向更加光明的未來。


記者手記


企業的生命力在于創新



       蹲點采訪時,最明顯的感受就是,科技創新是金川集團一直引以為傲的亮點。隨著采訪的不斷深入,愈加真切地感受到:創新,是企業的靈魂和生命力所在。

       由于金川礦產資源的特殊性,金川公司建廠之初并無成熟的現成技術或工藝可供照搬。半個多世紀以來,勤勞勇敢的金川人不畏艱難、自力更生,在實踐中一點一滴探索、求變,從最原始的鼓風冶煉起步,到擁有世界領先水平的閃速爐、富氧頂吹等鎳熔煉系統和10多項自主創新核心技術成果,走出了一條艱辛的技術創新之路,奠定了中國鎳鈷生產技術、工藝和裝備基礎,改變了中國鎳、鈷及鉑族貴金屬長期依賴進口的局面。金川的發展史證明,科技創新,永遠是企業實現可持續發展的不二法門和不竭動力。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如今,作為曾見證中國工業“站起來”的金川集團,作為國家首批創新型企業,正將科技創新這個“傳家寶”代代傳承,在新技術、新產品不斷升級的浪潮中保持旺盛的生命力。新時代更需新思維、新創造,相信在這個將創新文化根植于發展血脈的企業,定會繼續以自信、開放、包容的姿態揚帆遠航,奮力書寫助力中國工業“富起來”“強起來”的新篇章,為我國鎳鈷工業發展創造出更加輝煌的成就。


彩票平台计划稳定群 武乡县| 桂林市| 南木林县| 彭阳县| 萨迦县| 睢宁县| 旬阳县| 广汉市| 嘉义市| 遂昌县| 淮安市| 原阳县| 大埔区| 永顺县| 兴宁市| 苍山县| 吉木乃县| 灌云县| 永年县| 咸宁市| 新和县| 岑溪市| 姚安县| 疏勒县| 简阳市| 泰兴市| 阳谷县| 柳江县| 托克托县| 吉首市| 呼图壁县| 孟州市| 上杭县| 舟曲县| 平昌县| 都昌县| 景东| 柏乡县|